永旺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永旺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07:42:2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放牛的地方叫布洛堰。8日早上6点,他起床后去看过一次牛,牛在堰上吃草。那时雨很小,“没打伞去的”。早上8点多,雨越来越大了。他喝下一碗稀饭,套上雨衣、靴子,准备把牛牵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得知消息后,家人也试图与赵乐取得联系,可依然没有得到回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家人想尽一切办法找寻赵乐的踪迹时,8月4日晚7点50分许,赵乐的表姐左女士告诉记者,约20分钟前,失踪超过了2天的赵乐现身了。家人进入他的出租屋,在衣柜里发现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是如何在监控中“消失”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村口没多久,谭华英就再难前行,只看到一辆没了主人的摩托车。通往布洛堰的路没于洪水,高约10米的电线杆露出上半截,近岸的棚子只剩下顶。谭华英大声喊着“爸爸、爸爸”,洪水滔滔,无人应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四面八方的亲朋好友来跟谭买喜告别,谭华英姐弟五个才知道父亲生前人缘“那么好”。来送他的人坐了30多席。其中许多人因谭买喜“看牛病”结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个人沿着新妙湖两岸来回找爸爸。大雨稍歇时,在家的村民也帮着一块找,最远处找到下游10多公里远的新妙湖闸,这里已经属于另一个乡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牛的其他村民帮着谭买喜把黄牛赶上高地。水里只剩下那两头水牛,谭买喜要去解开它们的缰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四季,谭买喜只有那几件洗了穿、穿了洗的衣服。在收拾遗物时,谭华英整理出两大包新衣服,都是儿女们给他买的,他一直没舍得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令人感到反常的是